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所谓怀旧。。。 

今天去见朋友,约在旧居附近去吃小吃,久等不来的情况下我就慢慢向旧居走过去,
心想大概会遇到,于是一路走一路慢慢张望,倒也闲在。。。

自从搬走后也不是没走过那条路,但是都是形色匆匆,今天有闲慢慢一路走,却发现儿时的记忆果然只能留在那时。

以下是今天抽风的结果,剧团无关叨唠有关别扭怀旧情节有关。。。没兴趣的人请到此为止。
我是大学毕业离开那里的,但是因为住校的关系,我对旧居的感情基本断于2000年的夏天我考上大学以后。

我的出发点大概是距离目的地不足400米的一个小路口,记忆中这原来是家副食店,后来改做超市,再来的时候却是成了堂皇的小吃店,打着汉民小吃的旗号。因为约定地本来在此,我进去晃悠一圈以后不觉悻悻离开。如果你觉得一家汉民小吃店里面的服务员做饭大师傅等等等可以一概操着不知名的外地口音,可以窗口堂而皇之的挂着米粉酸辣粉之类的招牌,那么也许也可以在这里呆下去。(至于后来还是回到这里来吃东西以及之前也在这里吃过东西的事实敬请忽略。。那是为了实验)

往东走,一家小小的门脸贴着转让的字样,不禁有些心酸,这里原来也是一家卖豆浆的小店,而这个小店的前身是父亲在上学的时候经常光顾的在那时还很著名的胜门小吃店。因为胜门拆迁不得不转移,现在终于也已经关门大吉。

再往前走是片民房,记得那里有个老大爷养了一只相当活泼好动的博美,大爷喜欢每天出来晒太阳,小博美就在他身边蹦蹦跳跳,但是很乖的从来不乱跑,这次路过却没有看到,而上次看到也已经是6年前了吧。于是我对自己说大爷只是因为天冷没出来而已。

继续走,北面是一片很神秘的院子,说他神秘是因为这应该是某个军官的家,成天灰白色的大铁门紧闭,曾经,在不远的巷子深处和朋友打羽毛球的时候把球打进了他们家的后院墙,唧唧歪歪聚在离事出地曲线距离能有200米的大门前谁都不愿意去敲门。不过我记得在中学时代军官就去世了,新闻联播还播送了讣告,我之所以知道是那位,还是因为家人所说。军官名叫Y.F.。现在这里面是谁,却断然不知了。

那宅院对面也是个小区,倒是成天大门开放,小学的不少同学当时都住在那里,但是现在也都是该搬的搬了吧,那时候觉得住在楼房里面神气的不得了,现在看起来也就是一堆粉饰一新的旧房子。记得那个小区(当时叫做大院)有个后门,是两扇铁门,淘气的我们经常一扒一群的挂在两扇门上,一二三的让铁门荡起,觉得很刺激。附带一提本小姐额头上光辉灿烂的两道疤痕之一就是在那个门口被人用砖头K的,笑。站在门口看了看一眼,能看到最后一排楼房和那之前的两个槐树。吊死鬼那种虫子是男生吓唬女生的最爱,但是却吓唬不到我。倒数第二排的楼房侧边贴墙有一个大概只有5cm宽但有1米多高的窄台,再上面不高有一道装饰线,这就是我们当年玩过河的道具,脚踩窄台,手捏装饰线,横着移过大概一个楼房的厚度大概5、6米?加上沿途台下小朋友的不时拉拉裤脚,丢片叶子之类的恶作剧,能过去的人是绝少数。这是个危险游戏,直到被老师突然发现才被禁止。但是我们依旧暗度陈仓的玩。

再前面是条小胡同,上学的必经之路,我走了小学6年,中学6年是偶尔经过。探头看来,第一个弯那里老旧的“机织毛衣”的广告牌(?)一如我多少年前第一次走这条胡同的样子,突然觉得很想去见见那位“机织毛衣”的挂牌者。其实还想拐进去看看那根电线杆上的曾经被我们说做是血迹的红油漆印还在不在,但是觉得太八卦就没有去做。

再往前,就是旧居了,已经翻新,朱门紧闭,一旁有车库。苦笑,原来买下这院子的,依旧是有钱人。站在门前等我那位只隔了一个院子居住了20多年的朋友时,偶尔听路过的一对喊:啊,这个小院真好,咱们要是有这么个院子多好啊。我不禁苦笑。

我没见过旧居的鼎盛时期的风景,我记事的时候那已经是她破败之后的样子了。我们住的北房保持原样,东西厢房和南房都已经被人各自扩建。据父亲说,这院原来是红砖十字路,四角栽果木。我没看到,但是我记得前院那棵我们经常爬上去打枣吃的枣树,还记得在那棵树上被洋拉子蜇过。我记得后院那两棵香椿,据说是母子树,一棵的根长出了另一棵。我记得在香椿树下那个还能坐在妈妈肚子上玩的我用一架帆布躺椅滑滑梯的开心,也记得上学较真的我在树叶中找寻星座画星座图的辛苦。我记得我借助小香椿的帮忙上东耳房的房顶结果一脚踢掉一块瓦片,也记得自家小厨房漏水的时候不得不爬上去铺厚厚的油毡。我记得邻院的槐树随伸来的枝蔓脉脉散开的香气,记得它身边的榆树在秋风起时掉落一地金黄的榆钱。
但是我现在望向旧居的天空时,只能看到纯色的蓝天。它们,都已经不在了。

等来了朋友,顺原路返回,我忽然提起旧居的树,朋友耸耸肩,说:砍了,北京300年以上的算一级古木,100年以上的算2级,你家的应该没有100年吧。我无语。。。

回到本来的目的地,坐下,一边嘟囔着为什么北京小吃店里面连大师傅都不是北京人,一边要了两碗炒肝两个门钉肉饼一盘奶油炸糕,炒肝是略咸的门钉依旧但是油乎乎奶油炸糕也是习惯了的微波炉版本。
“我真不习惯卤煮是用电饭锅煮的”
“我更不习惯酸辣粉出现在炸酱面的身边”

。。。

儿时的东西,有时候真的找不回来。

****************
抽风完毕,有耐心看完这堆我自己都理不清的文字的人。。。我佩服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PF我吧,我看完裊。v-102
你果然素宝刀不老蛙!!!

有点沈从文的意思

有回忆还是好的。。。。我是连回忆都没有的漂人啊。。。。泪
老婆你太有才了。。。。。。。。怎么不写文给我看啊?(被抽飞)

上面三个都是闲人。。。
默默爬。。。

不但看完了,还莫名地被那种怀旧的情节引得掉了两滴眼泪。。orz
大家都老了吗。。。。

都老了啊,笑,80后登上怀旧的舞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更何况我也是20代后半截的人了^^

偶然看到你的文章。真得很喜欢。我也是80后,希望找回一些曾经所怀念的东西。有兴趣可以做个朋友:)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myl.blog76.fc2.com/tb.php/223-6369595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