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译][graph]9月号小光河童对谈 

。。。俺只能说看完狐狸麻子再看这两只的太无趣了。。。不过比兰花渡渡的好点就是。。。最起码这个我还能撑着看完。。。
由于没爱,理解精神就好。。。不要抠字眼。。。orz



总是错过的两个人

hikaru:我和yumiko总是错过啊(笑)。我从花组组替到宙组以后,yumiko从雪组去了花组。这次yumiko虽然能回雪组了,但是我就要退团了。最后,最为同一组的组子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机会还是没有了。所以呢,觉得就这样一直错过一直错过的退团的话有些遗憾,所以才要求和yumiki对谈的。
yumiko:很光荣啊。谢谢。有这个见面的机会。
hikaru:能见面太好了。(笑)
yumiko:(笑)知道komu-san要求和我对谈的时候,真是,吓了一大跳,差点就从椅子上掉下去了。(笑)
hikaru:(笑)
yumiko:到现在,不管是乐屋也好,稽古场也好虽然也有说过话,但是能有像这样的跟komu-san好好的说会话的机会还是非常高兴的。
hikaru:可以好好的话说是怎么样啊?我不知道啊。(笑)
yumiko:(笑)komu-san和我虽然没在一个组呆过。但是我到雪组的乐屋玩的时候,还是有说过话的。
hikaru:yumiko和雪组的大家吵吵嚷嚷的说话的话,自然的我也就会搭话的。没说话的时候,就有那种yumiko从下级生的时候开始就是优等生,很努力可靠的印象。
yumiki:不是啦
hikaru:说过话以后就有那种,看吧,大概不要紧的感觉。(笑)“yumi-tan,加油!”这么想着就会想去看她的舞台。(笑)[插花:tan这个是一种满特殊的方言(?)人称的样子,比较亲近,这样。]
yumiko:(笑)

共演的回忆

yumiko:我的初舞台呢,是花组的“ブラック?ジャック 危険な賭け”“火の鳥”,新人公演的时候呢,其实我的衣服都是借的komu-san的。[插花:初舞台生要跟初舞台剧大剧场的新公,比如俺家小朋友就跟了俺家孩子的新公<=你这么说谁会明白啊?]
hikaru:是吗?
yumiko:是啊,还有箱子的那个小道具。
hikaru:yumiko来找我借衣服的时候我很可怕么?
yumiko:(笑)
hikaru:笑什么。(笑)
yumiko:没什么没什么。初舞台生的眼里,上级生们都是那样的。
hikaru:大家来起来都很恐怖吗?
yumiko:是。(笑)
hikaru:说起来,90周年的时候正月公演,“アプローズ?タカラヅカ!”的时候,也一起出演了。
yumiko:是的。
hikaru:我特出的时候只有4天。但是那个时候开场的出场时机是找yumiko教给我的。就是那个“就是现在”,这样。(笑)
yumiko:下手的袖那里。(笑)
hikaru:因为是非常短的出演时间啊,那时候演的什么已经不怎么记得了,但是yumiko那句“就是现在”记得非常清楚。(笑)

组性

hikaru:yumiko组替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yumiko:花组的话,还有现在要去的雪组,氛围上一直都没有什么改变的样子。
hikaru:哎?这样啊。
yumiko:komu-san呢?什么感觉?
hikaru:我最开始是从花组到的宙组。
yumiko:这样啊。宙组本来就是由4个组来的组子组成的新的组,会有很多不同吧。
hikaru:最开始的时候,大家原组的特征都非常明显,都像带着标牌一样。但是,有演出了,大家的向心力就非常强,说是组,不如说是共同完成一部作品的一个公司一样。
yumiko:到现在看宙组的公演的时候,一个团体的感觉还是非常强的。
hikaru:建组时候的氛围还是有很大影响的。但是我在宙组只有一作半的时间。最开始的“エクスカリバー”“シトラスの風”,和大剧场的“エリザベート”。建组的时候刚有那种“好!大家一起向前!”的感觉的时候,就又组替了。(笑)
yumiko:(笑)到雪组的时候什么感觉呢?
hikaru:到雪组的第一部作品是“心中?恋の大和路”。那时候还没怎么演过日本物啊,稽古的时候都好想哭。(笑)
yumiko:哎?是吗?我去观剧的时候觉得是非常棒的八右卫门哦!
hikaru:哪里哪里。真正演日本物的戏那是正正经经第一次。周围雪组的大家都好像真正的江户时代的人,就像时空穿越一样。只有我一个人,格格不入。
yumiko:虽然这么说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hikaru:不是不是,真的。
yumiko:说起雪组,果然是芝居、日本物的组。花组就是show、dance的组。
hikaru:是的。雪组男役中心的感觉比花组的要低。都很好,这就是组性啊。
yumiko:是这样的。

今后的期待点?

hikaru:yumiko出演的作品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bow公演“罗米欧和朱丽叶99”。真是非常棒。[我好想打侏罗纪哦。。。]
yumiko:哎呀~好开心。
hukaru:非常努力呢。作品本身也是,服装是现代风,虽然跟普通的作品不同,但是宝冢风还是非常浓的,非常浪漫的感觉。其实yumiko出演的其他作品我也看了不少呢。
yumiko:嗯。“NAKED CITY”通稽的时候来看了呢。[通稽:包括全部走位的脱台本不上装排练。]
hikaru:是。那部作品有那种深棕色的浓烈感觉,是非常适合yumiko的戏,非常棒!
yumiko:谢谢。来看的时候非常的高兴呢。啊~在不能在雪组和komu-san一起站在舞台上了啊~。这次我是12月2号到雪组,那时候komu-san呢?东京公演中吧……不能一起站在舞台上真是个打击。
hukaru:我也是非常遗憾啊。
yumiko:但是,12月2号到24号,这段时间还是同为雪组生了。
hikaru:对对。所以东京公演的时候yumiko的化妆台也准备好了哦。(笑)
yumiko:多关照。(笑)
hikaru:离开雪组有多长时间了?
yumiko:8年。在雪组的时候有4年半。
hikaru:在花组的时间反而长啊?
yumiko:是啊。所以新人公演的时候在两个组都呆过,能在两个组学习真是太好了。
hikaru:这样啊。这次在花组学习到的好的地方要带到雪组来,哎,有种有压力的感觉。(笑)
yumiko:(笑)不能在komu-san的带领下站在雪组的舞台上,不了解要一起演出的人,感觉不到那种努力、团结的气氛,真是非常遗憾……。但是,这些是komu-san费心建立起来的东西,一定会深深扎根在雪组的,这也是我要学习继承的东西,我到雪组后对这些真是满怀期待。
hikaru:有什么啊?(笑)
yumiko:哈,(笑)。我喜欢komu-san的舞台,特别是跳舞的样子,简直是太喜欢了。
hikaru:啊,被告白了。(笑)
yumiko:就是告白。(笑)komu-san在宝冢的最后集大成之作,能看到真是太好了。我想要是能学到komu-san的一些闪光之处就好了。
hikaru:多谢。yumiko现在就很棒啊,而且以后还会更加进步,变得自己想象不到的地步的。我也是在研12的时候遇到了很多挑战。yumiko从现在开始就要步入最为男役最有趣的时期了。不要满足于自己的舞台,请一直追求下去吧。组替也好,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也好,都是吸收新的东西的契机。而且经过组替的磨练更可能有更大的成长。我以后作为宝冢的fan会开心的看着yumiko的成长的。
yumiko:呀~~~
hikaru:会支持你的。
yumiko:呀,不敢当。
hikaru:雪组有了yumiko的话,会补上一个空缺的样子。从今后,责任什么的会越来越多,这时候人的心境和精神也会有很大的变化,一定要努力再努力,这样的话,一定会在舞台上表现出成长来的。
yumiko:是。
hikaru:所以,请继续努力。
yumiko:是。能听到komu-san的这番话,活着真好啊。[实在忍不住的插花:日本人这个活着真好,这就是人生。。。用的也太滥了吧?!!!]
hikaru:(笑)不要输给自己哦。
yumiko:我会努力的!今天真的多谢了。
hikaru:我这里也是,多谢了,雪组有劳了。

***********猫的完成碎碎念***********
………………终于完了。。。小光最后的感想我就不敲了。。。好无聊啊。。。最后那几段我是怎么敲出来的啊?orz,果然有爱和没爱就有根本性的区别。。。T-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myl.blog76.fc2.com/tb.php/38-4b644d2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